学者•学生

汪忠杰:8年磨一剑 出版33万字小说

发布者:程毓发布时间:2018-04-02浏览次数:837

    

柳絮才高,汪忠杰教授八年磨一剑——《文侠,我的外公》。书中,内忧外患,志士仁人慨然而出,兴学堂、赴国难,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书外,海晏河清,学者文人丹青妙笔,叙演义,书汗青,文之女子,字字珠玉。  

汪忠杰6.jpg

见习记者 刘 静

“讲武侠,大家耳熟能详,但在文学作品中塑造‘文侠’形象的,却并不多见。作品能引发一些思考。”近日,马克思主义学院汪忠杰教授创作的长篇小说《文侠:我的外公》与读者正式见面,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著名学者、作家周国平先生在为该小说所作的《序》中认为,“精神贵族”的基本特质由忠诚、慷慨和珍惜名誉所构成。他觉得小说中的主人公董芝兰先生正是这种“精神贵族”。汪忠杰创作的这部鸿篇巨制向读者展示了一个完美的中国贵族形象和优秀的传统文化,是一部难得的精神盛宴。

汪忠杰,我校意识形态安全研究中心文学艺术与意识形态安全研究所所长,她业余爱好文学创作,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协签约作家。她坚持创作30余年,公开发表和出版的小说累计近200万字,包括4部长篇小说《依稀如梦》《险象》《和谐婚姻密码》《文侠:我的外公》,其中《依稀如梦》获得湖北省“五个一工程”奖。

《文侠:我的外公》历时8年完成,共33万字,字字精雕细琢。小说以著名孝子董永的后裔董芝兰的爱情事业为主线,多条线索穿插其中,多维度完整地表现了20世纪上半叶社会动荡不安、内乱外患、民不聊生、水深火热的中国现状。其中,以“我的外公”——青年知识分子董芝兰为典型人物的一代文人,磨砺出中国知识分子的铮铮傲骨,创办新式学堂“芳菲苑学堂”,历经艰苦,仍矢志不渝。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汪忠杰回忆,2009年湖北省委宣传部出台长篇小说扶持计划,向全省招标,要求立足于宣传湖北的大气象和大格局,向读者展示丰富多彩的浓郁的湖北地域文化。恰巧,汪忠杰早就在构思一篇赞美外公和家乡的文章。无疑,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汪忠杰写了3万多字的故事梗概向省委宣传部自荐,没想到竞标的有400多篇。经过4轮答辩、筛选,宣传部最终确定扶持20部作品,汪忠杰的作品就在其中。

汪忠杰打小就敬佩外公。在汪忠杰的印象里,外公走到哪里都很受欢迎,因为他总是处处为别人着想。作为知识分子,外公不用下田干农活,但他总是在炎热的夏天煮好茶水送到田间给农民喝。田产颇多的外公,捐建学堂十几所,并把多余的田产无偿分给百姓。

如何展现湖北的大气象大格局,汪忠杰为了求证素材,赴多地查资料,寻访亲友。她首先想到了武当山及道教的丹道功夫,她几乎查遍了所有相关资料,还亲自到武当山考察,一住就是半个月,为的就是将小说写得更具真实感。在外公曾经待过的位于武昌的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汪忠杰更是去了不知多少次,里面的物品,设施摆放她都了如指掌。外公曾经和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李先念在大悟县并肩作战,于是,汪忠杰沿着他们战斗的足迹,重新走了一遍,沿途寻访。“小说里面的人、事、地都是有人见证过、记录过的,我要做的就是把它们完美地展现出来! ”

每年教学任务近500课时,还要搞科研,撰写论文,时间从哪来?“挤一挤就有了,我业余时间全部用在了写作上,其实我做什么事都不是一口气做完的。”原来,汪忠杰特别会安排时间,她的休息就是干家务活,小说写累了就拖地,拖一间房间继续创作,写一会儿再去拖另一间。就连做饭,煮好饭写一会儿小说再去炒菜,从来就没有停过!平时热爱旅游的她,在创作的8年里,没有去过任何景点!

千辛万苦初稿终于写完了,她拿给指导老师、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王又平教授看,“你这感情写得太平淡了,要多加些线索和辅助人物,增加情节的跌宕起伏。”汪忠杰担心这样不能展现真实的外公形象。王又平教授启发她,这是写小说,不是写人物传记。汪忠杰豁然开朗:“这是文学作品,要来源于生活,更要高于生活。”她兴冲冲地拿回书稿,一改再改。

汪忠杰酷爱文学,在大学四年几乎将湖北大学图书馆的文学类书籍看了个遍,她地理历史知识丰富,也喜欢法律和哲学,并在这些领域有所成就,连中医也有涉猎。“感兴趣我就会去钻研,好奇心是最好的老师。”

“汪老师是一个做学问严谨的人。”汪忠杰的研究生徐家能告诉记者,在汪老师指导他写论文的过程中,多次强调让他引文清晰,论证有据。

有次徐家能对一个概念模糊,又找不到出处,他想偷懒就和导师说:“就这样了,没问题。”但汪忠杰看后还是觉得有些问题,就自己回去仔细查阅文献,找到了这些概念的出处,纠正了他的错误。对于这件小事,徐家能感触颇深,使他明白做学术研究参不得半点假,汪老师用自己的言行感染着他,教导他认真学习研究。

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郑淑芳称赞说:“汪教授在校是良师益友,在家是贤妻良母,在文坛是更是笔耕不辍的‘精神贵族’。”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