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造假拷问干部选拔之弊

 

最近,刚刚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江苏省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被曝论文抄袭、一稿多投等学术造假行为,引起网民热议。
从党校干部班的学员到法学博士,再到名校博士后,季建业的“学术履历”,如同他的职务一样“步步高升”。类似这样的现象并不鲜见,如今不少领导干部的名片上,博士、博士后头衔满天飞。网络甚至还流传着一个“学位—官级换算表”:学士科员,硕士科长,博士处级,博士后厅级。这么一算,季建业的博士后才算刚刚达标而已。
领导干部注重学习充电当然是好事。但事实上,类似论文抄袭、秘书代笔的学历造假、学术腐败现象,近年来屡屡发生。从刘铁男拿获奖证书冒充毕业证,到蒋洁敏注水的本科学历,再到季建业的论文抄袭……党的十八大以来陆续落马的10名省部级高官中,有近三成的干部都存在类似问题。
个别领导干部之所以热衷于博士这类学历头衔,其目的往往并不在学习。有的是为了让履历更漂亮,提拔时更有竞争力;有的是为塑造形象,把高学历当作光鲜外衣;有的则为扩大社交范围,结识更多专家、领导和企业家。一个博士头衔如此好用,也难怪个别领导干部趋之若鹜,以致造假成风。
如此不正之风,危害显而易见。选拔干部重在德才兼备,以德为先。学历造假,首先,暴露的是官德不修,败坏干部选拔风气不说,更有损干部形象;其次,干部带头造假,充当负面表率,助长了社会不良风气的蔓延。更为严重的是,一些人利用手中权力,跟学术机构搞权学交易:你给我学历,我给你项目。把学习当成了生意,不仅令学术殿堂成了藏污纳垢的陋室,更有徇私舞弊、虚耗公帑之嫌。张曙光用2300万元“运作”院士,雇佣30多人代写“专著”,即为典型例证。
更深层次讲,这种现象背后,暴露的不仅是一些干部自身的道德问题,更是干部升迁考评制度的弊病——缺乏科学、民主和清晰的标准。考察重学历轻能力,有现实原因:上级考核下级,信息并不完全对称,办事能力、民意状况不甚了解,民主评议走走过场,要想排除人情因素、弹性操作,只好比拼文凭和履历。殊不知学历也能造假,选拔有了可操作性的同时,也让不少人钻了空子。
笔者认为,要根治这种现象,干部任前档案的审核和监督要跟上,发现问题不能轻拿轻放,而要严加惩戒,让造假之人付出惨重的代价。同时,选拔干部应制定更加科学民主的标准,让学历和能力分庭抗礼,将硬指标化为更加具体的参数。此外,还应增加干部选拔的透明度,让广大干部群众也能够有效参与,这样才能避免“唯学历论”的僵化思维,杜绝盲目追求学历甚至造假的不正常现象。唯此,我们才能真正做到举贤任能,让有才干的人得益,让弄虚作假的人无可乘之机。(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年10月28日)2013